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透视】固废处理:环境减污发展增绿

  工业固废的综合利用,是世界性难题。近年来,我省全力推动工业固废示范基地建设,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业集群不断壮大,技术瓶颈不断攻克,综合利用率持续提升。

  在怀仁市金沙滩陶瓷工业园区,企业通过技术创新,将煤矸石加工成陶瓷产业链上游的高岭土,相比直接销售煤矸石,该利用方式使煤矸石的市场价值提升了30%。目前,以煤矸石消化利用为主的日用陶瓷产业,已成为怀仁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型产业。

  据朔州固废资源综合利用研发中心技术总工孙国富介绍,朔州所产煤矸石氧化硅+氧化铝的含量达到98%-99%,其他杂质含量很低,不仅是日用陶瓷优质原料,也是高端陶瓷纤维产品的良好原料,利用前景广阔。

  作为工信部确定的首批全国12个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和区域工业绿色转型发展试点城市之一,近年来,朔州市持续推进煤电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依托煤炭生产过程中伴生的煤系高岭土资源,大力发展包括陶瓷产业在内的固废综合利用产业。目前,朔州市已建成神电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平鲁区北坪循环经济园、怀仁宏力再生工业园等特色固废工业园区,初步形成了以煤矸石发电、煤矸石制材料、粉煤灰综合利用、脱硫石膏综合利用为主体的四大固废综合利用产业集群。朔州的产业结构也由以煤为主、以黑为主,转变为黑白协同发展、多元发展。

  但作为资源能源大省,山西的工业固废污染防治和综合利用仍然面临着很大压力。据统计,全省工业固废物历史堆存总量大约是14亿吨,每年煤矸石、粉煤灰等工业固体废物产生总量是3亿多吨。陈年堆积的工业固废物,不仅占用土地,也极易引发污染以及生态破坏等各种问题。

  朔州市工信局党组成员梅斌介绍,目前,制约我省工业固废处置利用的最大难题是资源化利用企业的处理能力与排放的工业固废数量之间的矛盾。如何破解我省大宗工业固废利用困局?在梅斌看来,只有政府各级各部门、各相关行业组织协同配合,在土地、市场、资金、技术各个环节给予支持;同时,工业固废综合利用行业链条上设备研发、产品研发、产品销售等上下游企业加强互相协作,多管齐下,共同发力,才能更好地推动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业进一步发展。

  在朔州经济开发区神电固废综合利用园区,以消化利用粉煤灰为目的的9家企业年综合利用粉煤灰180万吨,年利用率达到62%。曾经的黑面面、灰渣渣摇身一变,成了发展致富的香饽饽。

  而就在前不久,朔州市被确定为国际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大会永久会址,朔州市将以此为契机,加快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企业对接市场和技术前沿,加快推进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不断提升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同时,朔州市积极研究制定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五年行动计划,力争在“十四五”末,全市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达到80%以上,综合利用企业大幅增加,技术创新体系基本形成,建成全国一流的示范基地。

  山西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优势有哪些?该如何设计利用路径?据北京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王习东介绍,首先是山西工业固废产生量大;其次,工业固废利用特色鲜明,如进行有效资源化利用,可实现节能减排的双重目的,并有望打造一个新型节能减排战略支柱产业。

  在王习东看来,山西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应在发挥优势基础上,充分发挥山西综改区的政策优势,强化创新技术研究与创新平台建设,做好规模化利用与特色利用、高技术利用相结合,从而实现固废高效规模化的利用。同时,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与技术的发展相适应,不断提高三期固废利用的技术水平与产品的竞争力。

  据了解,今年以来,我省不断加大朔州、晋城、长治三个国家级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基地建设,加大煤矸石、粉煤灰、脱硫石膏、冶炼渣综合利用产业的集聚集群建设,工业固废的综合利用水平和规模均有新提升。其中,朔州市积极打造全国工业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新型绿色建材生产基地;晋城市积极推进煤矸石发电、供热、烧结砖、水泥掺加、脱硫石膏制石膏板、钢铁冶炼渣粉末超细粉等固废资源多途径高质量发展;长治市则明确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发展方向,积极推进产业联通协作、链条上下完备的基地发展格局。

  去年9月1日,新修订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新固废法)施行;今年5月,《山西省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也正式施行。

  据了解,新固废法不仅对违法行为实行严惩重罚,也提出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坚持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原则,首次把“三化”原则以法律的形式确定,对我国推动工业固废污染防治工作有着积极且深远的影响。《条例》则对我省固体废物的生产、运输、储存、利用等环节作出规定,细化了对尾矿、煤矸石、粉煤灰渣、赤泥、脱硫石膏等固体废物污染的防治和利用要求。

  对此,梅斌表示,一法一条例是山西实施工业固废污染环境防治,提高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的重要法律基础。在实际工作中,需坚持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和“谁产生谁负责”的原则,压实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和企业的法律责任,同时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建立有利于工业固废利用的长效机制。通过坚持政府引导和企业主导相结合,更好推进工业固废由低质低效、分散利用,向高质高效、集中利用、规模利用转变。

  在交城义望铁合金生产矿棉保温板项目车间,利用新工艺,实现液态废渣制造建材产品矿物棉,实现经济与环保双赢。与此同时,宝武太钢集团成立固废资源化专业公司,生产粉煤灰标砖,在高层建筑中受到追捧。

  “十四五”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培育骨干企业,发挥其带动引领作用。孙国富认为,固废综合利用项目往往初期投资大、见效慢、风险大、投资回报率偏低,大型企业资金实力雄厚,研发实力强,市场占有率高,发挥起行业引领作用大有可为。而在梅斌看来,政府应加强和推动区域之间的协助,为工业固废产品提供和拓展市场空间;同时,企业应加强技术研发,通过采用新工艺、新技术,不断研发附加值高、成本低、适应市场需求的新产品。

  近年来,由朔州市与北京大学工学院合作共建的朔州固废资源综合利用研发中心(以下简称研发中心),积极开展废弃物高值化综合利用与环境污染治理等课题研究,完成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技术成果,成为全国固废综合利用技术的引领者,有力地推动了全省乃至全国的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水平。

  据孙国富介绍,之所以在朔州布局研发中心,是由于朔州的粉煤灰和煤矸石历史堆积量较多。研发中心开展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创新技术研究,为固废清洁化、规模化、高质化利用提供技术基础,与朔州探索出高效高值利用工业固废的目标相契合。

  而在王习东看来,研发中心是以产业化技术研发为主要目标的综合研究平台,也是连接高校基础研究与企业产业化技术需求的桥梁。在这里,相关研究成果通过中试实验、产业化示范研究和系统优化,转化为企业可直接利用的产业化技术。下一步,中心将坚持自身定位,搞好研发,持续不断地为企业产业化创新提供技术和人才支撑。

  工业固废处置和利用终极目标是什么?实现高效循环利用还要走多远?对此,梅斌表示,通过高质量的发展,最终实现无害化处理是工业固废处置和利用的终极目标。只有坚持贯彻新固废法等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相关配套的制度和细则,使得法律法规更有针对性,更好地落到实处,才能更好地加强工业固废污染环境防治,进一步提升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水平。另一方面,要落实谁产废谁负责的原则,使产废企业依法履行责任,通过加快修建工业固废综合利用项目,解决工业固废综合利用领域企业规模小、缺乏大型龙头企业带动的问题。

  站在技术研发利用领域,孙国富则表示,当务之急是做好高中低端协同操作,发展固废综合利用产业联盟,尽快尽好把固废利用起来。就目前来看,固废利用产业高端产品附加值相对较高,但利用率较低;低端产品利用率较高,但利润率较低,只有将高低两端产品整合到一起,企业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才能进一步推动固废综合利用产业可持续发展。

  编者按:举国同庆中国百年华诞,共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历史荣耀。 站在“十四五”开局的新起点,迈步走向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各地又将如何砥砺奋进,争取更大荣光?人民网推出“守初心·启新程”系列报道,说变化,聊规划,看各地如何以“闯”的精神、“创”的劲头、“干”的作风,努力描绘新时代的发展蓝图。…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提升自主创新水平,把关键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关系中国前途命运。…




上一篇:西青区固体废物有资质处理公司
下一篇:固体废物处理(固体废物治理包括哪些)